笔趣阁 - 都市职场 - 恶魔总裁惹上身:偷吻55次在线阅读 - 第1634章医院求婚

第1634章医院求婚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边有人说着,还有人开始就拿出手机,对着他们两个人,开始咔咔咔的一通乱拍!

        贺思雅看到有人正在对着她拍照,有些不好意思的捂住了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不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陆洋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什么?她在说什么?难道她不同意?

        程陆洋顺着贺思雅的手,一下子就站起来,“你不同意?”这个架势,怎么看,都有点‘逼婚’的架势?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程陆洋抓着贺思雅的手,一副审问的模样对着她,这个架势,仿佛就是在说:你丫的,居然敢不同意?

        贺思雅可是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,她捂着自己的脸,“你请了啦啦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程陆洋就更是不明白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贺思雅从来都没有这样在大场合的,被人这样盯着‘咔咔咔’的一通拍照过,她的脸就更加红了,就像是煮熟的虾子一样,心里就像是小鹿乱撞一样,说话也跟着语无伦次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不是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什么意思?”程陆洋根本就不在乎,旁边的那些人说什么,怎么拍,甚至是怎么吵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是在乎眼前的这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贺思雅忽然大叫了一声,快速的甩开了程陆洋的手,二话不说,就往旁边的女士卫生间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程陆洋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是……拉肚子了?吃什么东西了?怎么在这么关键的时候跑肚子?

        程陆洋在外面等了好久,都不见贺思雅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往前走了几步,就一直在这边等着,随后,就见到瞿小麦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,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不面子了,既然是已经跟贺思雅都分不开了,那瞿小麦也就算是他的大嫂了,程陆洋向前:“去看看思雅,在里面干嘛呢?都这么长时间了?怎么还不出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样是以前,瞿小麦早就不管这种事了,再说了,她跟程陆洋一向之间都不是那么的对付,不过,现在嘛,怎么看着程陆洋也不是那么讨人厌了,尤其是在他回来之后的表现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他并没有将贺思雅置之不理,而是,还这么体贴的对待着贺思雅,还认了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瞿小麦抬手就掩饰住了自己嘴,咯咯的笑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程陆洋:“你笑什么?有……有什么好笑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瞿小麦:“唉,我说程医生,程大专家,你到底是怎么回事?怎么忽然就……”然后,瞿小麦就看到程陆洋手上还拿着那个戒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突然的就在医院对着我们家思雅求婚,她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,现在这个时候,不用说了,肯定是啊的一声,就躲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陆洋承认,贺思雅躲开的时候,是‘啊’的叫了一声,不过,现在也应该出来了,怎么还是不出来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去看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瞿小麦立马就把身子挺了起来,她高傲的对着程陆洋:“嗯,让我去看看可以啊?不过,我倒是有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陆洋:“……”他蹙了一下眉头,就知道这个女人,不是那么好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是不违背原则,你说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瞿小麦:“你们结婚摆酒席的时候,别管我们要份子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陆洋:“你……你是大嫂,你理当应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是想要份子钱?”

        程陆洋伸手拿着手中的戒指盒子,对着瞿小麦眨了几下眼,忽然,他就对着女士卫生间大声的喊道:“思雅,你要是不出来,我们结婚的时候,就没人出份子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瞿小麦听到这话,眼睛都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贺思雅蹭的一下子就从卫生间冒出来了,并且是那种快速无误的就这样站到了程陆洋的面前,一把就将程陆洋手中的戒指拿过来,快速的戴到了自己的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?谁不想给我们出份子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”!

        程陆洋就知道贺思雅是个‘小财迷’,这会儿,他恐怕是什么话都不用说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站在程陆洋面前的就是瞿小麦。

        瞿小麦明明只是想要拿着这一招来要挟一下程陆洋的,却不想,他居然这么‘阴险’?居然就这样把贺思雅给‘炸’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贺思雅正眼就对上了瞿小麦:“你不想给我们出份子钱了?小麦,你居然是这样的人?你还是我大嫂呢?咱先不说这个,就说是我们两个啊,从小一起长到大,一起玩了这么多年,我哥追了你这么多年,又疼爱了你这么多年,现在我哥手心手背都是你,还有你的孩子。轮到我结婚了,你居然说不给我们出份子钱?你……你怎么当大嫂的你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瞿小麦的嘴巴憋了半天,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,就听到贺思雅巴拉巴拉的开始说个不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思雅,误会,误会,不是……是程陆洋他……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怎么了?啊?我们家陆洋怎么了?刚刚在会议室的时候,你居然还跟那些人站在一起,想要为难我们家陆洋是不是?我们已经结婚了,那咱们就是一家人了?这个哪头轻,哪头重?你不知道吗?小麦,你要是这样的人,我立马就给我哥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瞿小麦:“别别别,思雅,有话好好说,别给阿文打电话,他现在也是挺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贺思雅唔了一声:“那……那以后还会不会针对我们家陆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瞿小麦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时候,那个程陆洋就成了那个委屈的受害者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明明是她,是她,好不好?

        她到现在简直就是什么话,都没有说,什么事都没有做,只是想要跟程陆洋谈一谈的?再说了,她也没有说【一定】不出啊?

        “思雅,我什么时候这样了?再说了,我也没有说不出份子钱啊?你不会就是为了这么一点份子钱跟我吵架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贺思雅:“唔~人心隔肚皮,谁让你把我哥给骗到手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瞿小麦:“喂喂喂,你说话走点心,好不好?当年,程陆洋没回来的时候,你还不是照样带着心蕊,在我们家又吃又住的,我说什么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