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军事历史 - 红楼名侦探在线阅读 - 第775章 寿宴之上【中】

第775章 寿宴之上【中】

        【第三更,搞定睡觉。】

        约莫一刻钟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孙绍宗又皱着眉头,重新回到了原本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贾雨村果然给他找了个大麻烦!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,这件事儿孙绍宗也早有耳闻——正是与那当初曾去大理寺喊冤的石呆子有关。

        却说前些日子,贾雨村受了荣国府大老爷贾赦的托付,要把这石呆子弄回大牢里,再好生‘调教’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这也不是什么大事,反正那石呆子不过是无权无势,兼且家徒四壁的破落户罢了,就算生就一股拗劲儿,难道还能把大牢的南墙撞破不成?

        可谁承想顺天府的衙役刚要对石呆子下手,就突然有人横插了一杠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一般人倒也罢了,偏这人大大的有来头,乃是赵皇后的亲弟弟,正儿八经的当朝国舅!

        想当初蒋玉菡在狱神庙左近搭台唱戏时,贾琏这个假国舅,就曾与这位赵国舅对上,结果贾赦、贾政兄弟被迫一起登门赔罪,好说歹说才算是把事情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这一次,局势又有了新的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国舅固然依旧是气势凌人,贾赦却也死活不肯再低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方面是因为贾元春怀了身孕,荣国府跟着水涨船高,贾赦自觉身份大不相同,自然不肯向一个注定要被淘汰的国舅低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另一方面,那赵国舅口口声声要为石呆子主持公道,也不像是能和谈下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两下里就此僵持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贾赦是滚刀肉,赵国舅也是个认死理的,互相铆着劲儿,谁也不肯服软认输,反倒是贾雨村夹在中间,急的团团乱转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石呆子头一个要告的,自然是巧取豪夺的贾赦;可第二个要告的,就轮到了身为帮凶的贾雨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边儿都是皇亲国戚,真要是闹到皇帝面前,贾赦未必会如何,反倒是贾雨村必然会吃挂落——不管是不是受人指使,他滥用职权的罪名,可是铁板钉钉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故而这几日里,贾雨村也曾想法设法,让两边儿化干戈为玉帛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事儿说到底,实是涉及皇统之争——虽说贾元春的孩子还没出生,可道士们已经集体断定,她怀的多半是个儿子——这当口谁肯退缩?

        到最后,贾雨村非但没能达成目的,反而因为再三劝说,惹恼了贾赦,勒令他尽快摆平赵国舅,否则就别认他这个‘叔叔’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贾雨村连他都搞不定,哪里有法子搞定赵国舅?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人家赵国舅,还占据了道德、法律的双重高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贾雨村正一筹莫展之际,方才突然在队伍里瞧见了孙绍宗,顿时计上心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孙绍宗虽然和赵国舅也没什么深交,可他却是太子的心腹——这赵国舅不卖别人的面子,难道还能连太子的面子都不在乎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贾雨村就求到了孙绍宗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这事儿对于孙绍宗而言,也不是没那么容易搞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太子如今对荣国府的忌惮与恨意,怕还高过已经家破人亡的牛家,想要让他出面帮贾赦擦屁股,岂不是痴人说梦一般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直接拒绝贾雨村也不行,毕竟孙绍宗可不想让贾雨村恨上自己——这厮是妥妥的小人,而且是一个绝顶聪明的小人,真要是被他惦记上,怕是半夜睡觉都得睁一只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还是先看看世子登场的效果如何再说吧,如果还可以的话,或许自己可以顺势而为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世子登场失败,或者引得皇帝雷霆震怒,那这事儿不用说也没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,自己拿这个理由搪塞贾雨村,应该就能糊弄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却说孙绍宗拿定主意之后,又等了约莫半个时辰,才见那三扇大门开了两扇——这就已经是了不得的荣耀了,毕竟一般情况下,文武百官只能从两肋的掖门进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却说随着‘呜呜’的牛角号声,早就得了吩咐的官员们,立刻分成了左右两排,分别在吏部尚书与礼部尚书的带领下,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,自穿越以后,这还是孙绍宗头一回经午门进入皇宫——以前不是走玄武门,就是走西华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故而他倒略有几分好奇,一边随着队伍前行,一边四下里扫量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过金水桥、穿昭德门,就见太和殿前的平台上,早已布置的花团锦簇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对着太和殿大门的位置,更是起了座两丈来高的戏台,此时那台上台下熙熙攘攘,穿红披绿的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都是宫里养的伶人,水准那自然是没得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今儿的主角却不是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太和殿两侧的石头围栏里,还站了不少的宫女太监,也都是锦衣彩带盛装打扮,显然也是要参与演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仅仅是宫女太监,自然也当不得主角——再说若只是这些身份卑贱的,也没必要刻意与伶人区分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故而一见这阵仗,孙绍宗就猜到宫中嫔妃必然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果不其然,稍稍离得近了,就瞧见了一张熟面孔——和贾元春一起在景仁宫待孕的荣妃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除了这荣妃,孙绍宗出入宫廷的时候,也曾媛媛的见过另外几名妃子,可这人山人海,实在不好分辨。

        唯独这荣妃生的娇小,却又挺着一对儿‘凶器’,远远的就跟探照灯似的晃眼,想不注意都难。

        孙绍宗默默的行着注目礼,心下更是忍不住揣摩起了这荣妃此时的心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在看到,居中的十六扇屏风前面,品字形的摆着三张桌子,孙绍宗就更觉得这女人可悲又可怜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同在景仁宫待孕,名份上虽然也有高地,待遇上却没有什么差别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如今,她在两侧等着以色娱人,贾元春却几乎获得了等同于皇后的地位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是特大号的凶器,也抵不过子宫武器啊!

        眼见已经快要入席了,孙绍宗正准备从容妃身上收回目光,却冷不丁又瞧见个熟人——太子妃!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妃也要参家表演?

        虽说彩衣娱亲,也是古已有之的事情,可是在这个敏感的节骨眼,让太子妃抛头露面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难道皇帝已经打定主意,要收回太子的名分了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