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游戏体育 - 注视深渊在线阅读 - 11.没有人可以得罪牧苏,没有人

11.没有人可以得罪牧苏,没有人

        第二节课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 玩家们摆脱生涩,半个小时里只有五名玩家脱离副本。如果接下来副本依旧是这样这三天将毫无难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说这还怎么输?飞龙骑脸怎么输?闭着眼睛都能赢!”

        教室里响起牧苏的大叫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节课后半程菲利老师打起瞌睡,学生们无所事事,牧苏干脆拉过一名小男孩玩起主世界名为“恶灵棋”的游戏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主世界被那群糟心东西盯上多少也算活该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名玩家投过视线,心中隐隐觉得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让我看看。”睡醒的菲利老师好奇凑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上课就睡觉一下课就来精神你还好意思啊?”牧苏眼睛斜楞菲利老师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没离开教室的玩家心中吐槽,这样的话也不会被恶灵怀疑吗?

        倒是有观看的玩家进行分析。牧苏的‘上古邪神的侄子’称号无论怎么看都是种针对性非常强的称号。上古邪神是什么,凡是进行过噩梦难度或是看过玩家整理的游戏设定的人一定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效果未知,但能大致猜出是一种“名声类”称号,这点与先前恶灵的收手不谋而合。

        巧合的是,该副本的背景正是主世界被入侵的时间段。作为巨头之一的上古邪神自然参与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使得恶灵对牧苏的忍耐度更高,毕竟这位的称号是上古邪神的侄子,效果肯定也与之相关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当其他人怀疑度到10会被判定失败,那么牧苏的怀疑度会是20甚至更高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被11岁的小孩训斥菲利也不在意,乐呵呵搬了把椅子也要加入。恶灵棋最大人数五人,人数不同游戏机制也略有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新一局要开始时,樱华跑到门口呼唤牧苏。牧苏撒手人寰,跟着樱华跑去外面空地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不要加入我的小团体‘牧苏和他的小伙伴’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出门牧苏就迫不及待问询。

        观看的玩家吐槽,之前还小跟班呢,一看是女孩就变成小伙伴是怎么回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加入!”樱华举手大叫,脸蛋衣服脏兮兮的她显得疯疯癫癫。“所以我们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从逃课开始!”牧苏又爬上那块大石头,双手叉腰志气凌云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头顶的黑线凝实又虚化,大抵是恶灵无法确定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玩家绞尽脑汁套取信息安稳度过三天时,已经有两个熊孩子计划起了逃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我们要怎么做。”石头下的樱华仰头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牧苏抿了抿唇边的容貌,低下头注视着樱华,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没想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观看这一幕的无数玩家欲言又止,只恨无法交流发泄吐槽欲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倒是有个主……嘿咻……意。”樱华也爬上岩石,和牧苏肩并肩。

        牧苏闻人言语心下荡起讶异几分,思索对方深意却仍是百思不得其解,暗叹一声心下踌躇,双目瞪大唇角微翘,疑问的话语吐露出来:“不妨直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成为特权不就可以了。”樱华盘坐下来,手臂撑直前倾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牧苏墨色眸子微愣,呆呆的张开嘴巴看人,脸上透着不可思议的神态。一言惊醒梦中人,自己没想到?果然是只缘身在此山中吗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比起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偷偷溜出去,成为特权人物光明正大的闲逛岂不更好?

        于是第三节课伊始,牧苏自告奋勇起身要维持班级秩序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三节课是陷阱课。老师是名失去右腿用木棍代替支撑的老人。他既不自我介绍也不讲课,散发着行将就木的气息往讲桌后一坐便阖眸休息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牧苏的毛遂自荐让他连眼皮都未抬起,恍若未闻。

        换做其他玩家可能已经默认被拒绝了,还好牧苏不要脸,当做默认,自封为班长一人之下数十人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步出人意料的轻松成功,就是不知隔壁樱华那里怎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演戏演全套,为了方便之后逃课,顺便报复一下某人,牧苏指向百无聊赖趴在桌上的邪恶boss喝道:“那个谁你上课时间别趴着!”

        邪恶boss抬头默默看了牧苏一眼,继续恢复趴着,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    牧苏见指责没用,老师也置之不理,便开始泼脏水喊道:“上课就知道看小说,你以为趴着老师就看不着?那都看得真真儿的。低个头就知道搁那儿傻乐,裤裆里边有啥啊笑得那么高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师动了动眼皮。

        邪恶boss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沉默是牧苏的最大敌人。邪恶boss不接招,牧苏便只能继续骂了十几分钟暂且放过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下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钟声响,学生们迫不及待涌出校舍去空地玩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节课没有一名玩家被淘汰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师慢悠悠离开,教室剩下玩家不多,他们看了看台上的牧苏,又看了看座位上起身的邪恶boss,耸肩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跳梁小丑一样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经过牧苏时,邪恶boss忽然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牧苏奇怪偏头,他是在和自己说话?

        教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个,如果恶灵不算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邪恶boss步伐一顿,语气冰冷:“只会撒泼卖蠢的垃圾,这种丢人现眼的行为你要进行到什么时候?希望你长大后也会如此,或许是流落街头乞讨为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流露笑容,眼中没有丁点笑意:知道吗,到时候如果我遇到你在乞讨,我不但不给你钱,还要把你身体四肢打断给别人看看你的糗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邪恶boss的黑雾凝实,不过仅此而已。几句威胁还不构成暴露条件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些玩家皱起眉头。虽说有为数不少的人不是很喜欢牧苏,但无论如何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的太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邪恶boss不再理他严重的跳梁小丑,径直从牧苏身前经过。

        牧苏后知后觉的回过神,去解腰间的裤绳。

        观看此幕的玩家们下意识想牧苏要脱裤子日他,然后突然想起这游戏不能脱裤子。随后又回过神,自己怎么会冒出这种想法?

        阴沉天空下的空地还算热闹,邪恶boss走近门口。突然间,一道裤绳从后方缠绕住他的脖子,将猝不及防的邪恶boss拖离门边。

        空地的学生没人注意到这一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