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军事历史 - 獒唐在线阅读 - 第二三六章 赔死你

第二三六章 赔死你

        狄仁杰有点懵,他今天来可是做好了苦劝的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狄胖子没想到,吴宁答应的也太轻易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你就不能挣扎挣扎,让老夫有点成就感?

        蛋疼地看着吴老九,“你如何尽力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宁闻罢,两手一摊,背对着狄仁杰,缓声道:“如何尽力,却非宁所能左右,得看陛下需要宁如何尽力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问了等于没问,气的狄胖子甩袖而起,一刻都不想多待。

        临走之前,还不忘指着吴宁的脑门儿,一脸狰狞地骂了一句: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东西,真是越来越讨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。”吴宁一点都不生气,干笑一声,“狄相还是回去收拾东西吧!若宁所料无错,近几天,狄相就该北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狄仁杰一怔,吴宁真真假假的,也不知道他哪句是虚,哪句是实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这句话倒是说到点子上了,狄老还有认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朔州二十余万军民血尤未冷,民情民意也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,女皇陛下应该是坐不住了。要是再不有所动作,必会让天下人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这一仗,说到底,还是要在冬日开战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也不出狄仁杰和吴宁的料想,就在朔州惨剧传回洛阳之后的第三天,也是百姓哗然,天下震惊的最鼎沸之时,大周女皇陛下终于发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太先是下诏罪己,将朔州之难朝廷毫无作为的责任一肩挑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直言,无论如论,她身为天子,不应优柔寡断,致使朔州二十余万军民葬身突厥恶徒之手。更不应该直至今日,突厥已然兵入中原之时,仍旧不能调兵遣将。

        总之,武则天那意思就是,所有的责任都是我一人的,甘愿领罪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武老太太极为坦荡,坦荡的都有点过头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周天子如此自贱,百姓们反而不好意思再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女皇一向果决,为何偏偏今次就寡断起来了?说到底,不还是世家牵制,动弹不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未有作为,不能调兵遣将,说白了,不就是北方世家不想出兵,不想出粮吗!?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得,武则天不但没领来罪则,反而让百姓民声更加的把责任归咎于世家门阀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与此同时,也就是武则天下罪己诏的第二天,老太太再下一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任狄仁杰为并州节度使,总领北方军政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任燕国公黑齿常之为镇北安抚使,领两京戍卫诸军,计三十万众,自洛阳北进,两日后发兵,务必将北进蛮夷阻于并州城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同时,武则天也号召天下富户共赴国难,捐献钱粮,以解朝廷应对不足之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!!!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诏一出,不但满朝文武错愕难明,天下百姓亦为之愕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武则天拼了,为了弥补之前的过错,可谓是殊死一搏,不但动用了狄仁杰和老将黑齿常之,而最让天下人震撼的,还得是那句“令两京戍卫诸军,计三十万众北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    意思是:武则天放弃了两京守备,把所有的卫戍禁军悉数派去北方,与突厥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京不设防,这绝对是自开唐以来八十年,甚至往后数,一直到唐亡近两百年,都不曾出现过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白了,卫戍禁军是保障皇权的根本,哪怕是再过几十年,大唐藩镇四起,天下大乱的时候,因为有这二三十万戍京禁军的存在,才可以震慑藩镇、平定内乱。

        足以见得,这三十万禁军对武则天来说,对皇权来说,是多么的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女皇把压箱底的宝贝都亮出来了,也充分说明了女皇自醒与补错的决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动用禁军,放在百姓眼中却是另外一回事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看吧,都这个时候了,北方世家还不肯出兵出粮,逼得陛下只能派禁军出战,简直就是可恶至极!!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不是吗,危难见人心!也只有现在这种情况,方知谁还是真正为了大周的忠良,谁才是祸国殃民的奸佞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时之间,民情更愤,对世家门阀的厌恶也是到了顶点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也直到这个时候,卢松等一众世家弟子这才发现事情不对,武则天这玩的是卖惨示弱啊!

        让这老太太这么一弄,世家的名声却是全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又没办法,现在就算世家想出兵出粮,武则天都不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干什么去了?现在知道人言可畏了?

        晚了!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太旨意一下,除世家在外,无论朝臣,还是民间,捐粮捐资者不胜枚举,单是皇家宗亲就捐了不知道多少。

        魏王李贤一下就拿出五万贯银钱,这是他在巴州思过十八年一点一点攒下的俸禄恩赏,今一并拿出,与母皇同舟共济。

        楚王李显没钱没粮,可是仗着有个好女儿啊,这货厚着脸皮让李裹儿去求穆子究,从长路镖局赊了一批从吐蕃刚运回来的战马。

        梁王武三思,也不落人后,出了十万石粮米。

        捐的最多的是太平公主,咱们公主殿下没什么粮米,但是公主殿下理财有方啊....

        名下有妙衣坊、还有诸多生意,不差钱!

        出钱十万贯,以补军资。

        仅次于太平的,当属豫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承嗣也是拼了!一下子就献了三十万石粮米出来!

        三十万石啊....

        粗算一下,三十万禁军即使战时,每月消耗的粮草也不过二十万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货一个人就捐了三十万大军一个半月的口粮....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了....

        武承嗣表面慷慨,谁也不知道,这货背地里都特么哭瞎了!

        三十万石粮啊...

        他可谓是倾家荡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其中的二十万,还是从太平那点花八百文一石的高价买来的.....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听说太平公主出手最为大方,一下就捐了十万贯!

        没把武承嗣气死!!

        她大方!?大方个屁!!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吧...武承嗣是想既然太平要卖,那他自然是要收的,哪怕是贵一点,也要收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光是自己出捐,可得民心圣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是让太平没得捐啊....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,几个争储的,肯定是竞相表现,能捐多少捐多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唯独太平拿不出一粒粮食,其中高下女皇和满朝臣子自有计较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他没想到....

        李贤这货开了个头儿,捐钱....

        那太平自然也就可以捐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也不知道是故意的,还是无心。太平整整好好捐了十万!!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就把武承嗣气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

        咱们算笔账哈....

        市面上三百文一石的粮食,太平敲了他八百文!

        一石净赚半贯!

        二十万石挣了多少?

        整整好好....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大子都不少的....

        就、是、他、娘、的十万贯!

        等于是太平一分钱都没出,拿着武承嗣的钱,慷了自己的慨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把武承嗣肠子都悔青了....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幸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为战时,钱再多,也没粮食有用!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太平捐的最多,可是还是没有他这三十万石粮重要。当武则天得知他一下捐出三十万石的时候,大为欣喜,一连在朝堂上夸了武承嗣三天!

        这让武承嗣心里稍稍好过那么一点儿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总之,世家现在想表现也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室的慷慨与世家的自私,以成鲜明之比。

        民声之沸,盛况空前!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让卢松等人意外的是,武则天好像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所有心思都在抗敌之上,倒是没有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太依然是该上朝上朝,该议事议事。并无什么反常之举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独一件让人琢磨不透的事。可能就是,武则天颁布征北诏令的当天,老太太于皇宫内院召见了长路镖局的镖主穆子究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武则天第二次召见穆子究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穆子究其人....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第一次亮相,虽然给武则天带来了惊喜,可是老太太在内心深处,其实并不喜欢这个年青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有可能,武则天甚至不想再见到这个失了分寸的江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这一次....

        武则正在与黑齿常之和狄仁杰进行最后的临行嘱咐。

        狄胖子还有在絮叨,“陛下!京师戍卫尽出,老臣以为还是有待商榷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了眼黑齿常之,“甚至....甚至黑齿将军出战,老臣以为也有不妥!”

        狄胖子已经被武则搞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白了,对于武则天的这个决定,他比什么民间啊,什么百官啊要震惊的得多,不理解得多!!

        且不说禁军尽出,武则天是不是要与世家斗气,是不是要彻底把世家门阀搞臭。

        单说万一有个差池怎么办!?

        京师不设防?这不就是闹呢吗?

        再说了....

        黑齿常之出战?

        并州有一个魏元忠老太太不用,用什么黑齿常之?

        这倒不是狄仁杰看不上这个黑齿将军,事实上,魏元忠毕竟是文臣,虽有军事才能,可是和黑齿常之这位百战帅才相比还是差了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尺有所短,寸有所长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魏元忠比不上黑齿常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单就当下时局来看,魏元忠都比黑齿常之更适合统领北方军务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来魏元忠在并州经营多年,更为熟悉北方形势。人脉上也比黑齿常之有优势。

        二来,凡是将帅都有自己领军的特长。

        魏元忠善守,为人甚稳,正好是当下所需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黑齿常之,得是骁勇无双,善使奇兵!攻城伐寨,主动出击当世无二!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哪怕是不懂军事的都知道,北境之危,必然要以守势为主,熬过这个冬天,只要守到来年开春,战事必有转折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你说是不是魏元忠更合适??

        狄仁杰这回实在没想明白,老太太到底怎么想的?

        直到现在,狄胖子还是试图让武则天改变主意,重新考虑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对于狄仁杰的苦劝,武则天似乎是铁了心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好言劝道:“狄卿放心,蜀地与荆湖的府军已经近在咫尺。不出三日便抵京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由南兵守卫京师,也是一样儿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一来,也省了南兵直入北境的艰难。毕竟京师禁军已经早有准备,随时可北上,也随时能战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黑齿爱卿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武则天一笑,却是没有多作解释,“与其关心这个,倒不如狄卿帮朕想想,这粮草之事如何北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粮草?”狄仁杰犯了难,粮草....确实是个难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南粮北运,路途千里万里,跋山涉水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有方面捐赠,暂时不缺粮食,可是军粮如何运到北方去。要征多少民夫,这都是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臣以为...”狄仁杰马上想出对策,“趁着民情高涨之时,陛下当早征民力。且不可优柔寡断。必要多征多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突厥一战,短则一年半载,长则摇摇无期,粮草运转必要通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儿狄仁杰一愣神儿,他想到一个人....

        抬头看向武则天,“陛下!说起这运转之事,老臣倒觉得一人可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?”武则天一挑眉稍,“巧了,朕也想到一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唯独边儿上的黑齿常之让这君臣二人聊的有点懵。老将军愣神儿道:“谁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!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听武则天说她也想到一人,那狄立时就明白,女皇和他想到一块儿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开怀道:“陛下想到的那人,不会就是穆子究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则天重重点头!

        原本粮草运转以往都是朝廷官方的事情,可是这次....

        之前长路镖局六天就把单于城的情报传递回京,着实惊到了武则天,也让她在考虑粮草运输的时候,不由得想起这几年朝廷的税银亦都是长路镖局所管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....

        武则天现在,需要见一见穆子究...

        这三十万大军的粮草运输,长路镖局能不能行!?

        ....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也没什么可说的了,宣穆子究觐见。

        没过一会儿,吴宁披散长发,双手抱肚,慢悠悠的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和上次来几乎是一毛一样!

        武则天暗自摇头发笑...

        嗯,第二次就比第一次顺眼了些....

        也就不那么讨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穆子究....”君臣见礼,武则天也不废话,“朕有几问,你要如实回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下且问便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长路镖局有多少人手...多少运路分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镖师八千,分号百十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八千?”武则天略有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才八千镖师,显然对于三十万大军的供给线来说,几乎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....朕再问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从单于城到洛阳,长路镖局是如何做到六日便达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....”吴宁笑了,“陛下觉得很快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....这再正常不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宁道:“草民从头说起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久居皇城,可知在没有长路镖局之前,从洛阳百姓若想到一封书信送到蜀中,在没有熟人顺路的情况下,要怎么送去,又需要多少耗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何送去,耗费几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托付官驿,最低...百贯大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宁给出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在古代送信难,邮寄难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百贯大钱....仅仅只是传一封家书,也只有富户人家才花得起这笔费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家书抵万金,这绝非是一句夸夸之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....当草民的镖局,刚刚开始游走于各州,开辟商路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已经有百姓找到我们,希望长路镖局可以帮他们顺道向远方的亲人送信,捎带细碎货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,也愿意为此付出一些佣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远没有官驿的百贯之多,但胜在数量,又不占人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在长路镖局还没有铺遍天下的时候,长路镖局的驿路,就已经遍布各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因很简单,哪怕是一份家信一贯钱的佣资,也足以让送信的收入远超保镖的生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现在明白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下熙熙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皆为利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比官驿,那是差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长路意味着生意....必然要快得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....”武则天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低头思索....

        良久,抬头道:“穆子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朕再问你,务必慎重回答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朕与你民夫二十万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保障北境四十万大军的粮草供应!你敢接吗!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....”武则天霸气的往龙椅上一靠!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是生意,朕就不让你吃亏,与你四成路耗!不算低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你长路要附送朕一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是北方战事期间,所有军务奏请,也都要走长路镖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,你不能慢!要比上一次还得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....想想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宁没说话,狄仁杰却是暗自咂舌!

        四成!

        武则天好魄力啊....

        粮草运转路耗是肯定有的,而且很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这毕竟是大周境内的运输,有水路有官道,还有朝廷出民夫。

        撑死两成到三成!武则天直接给了吴宁四成,也就是说这里面长路镖局净赚一成!

        这可不是闹着玩的,三十万禁军,加上并州十万守军,四十万大军的粮食供应,那是一个天文数字!

        一成,就足够把长路镖局撑死!!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武则天要求长路附送的那条传递军情....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太是看中了长路的速度,可是长路镖局的驿路早成体系,顺手送一下并没有太大的损失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狄仁杰看来,吴宁这回是抄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看他敢不敢接了!

        结果....

        吴宁略一思索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出一句,把狄仁杰吓够呛,也把武则天吓够呛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他不温不火的来了一句,“长路可以接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民夫,草民只要两万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路耗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宁笑,“四成太多了..草民不敢发这个国难这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一成便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少?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太一着急站了起来!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子....你傻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赔的你亲妈都不认识你!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。